<dl id="gesws"></dl>
<rt id="gesws"></rt>
<rt id="gesws"></rt>
<rt id="gesws"></rt><acronym id="gesws"><optgroup id="gesws"></optgroup></acronym>
<tr id="gesws"></tr>
<acronym id="gesws"><optgroup id="gesws"></optgroup></acronym><rt id="gesws"><small id="gesws"></small></rt>
<rt id="gesws"></rt>

勃朗特三姐妹的女性独立意识

  一年一度的毕业季已至,毕业论文是电大毕业班学生在教师指导下,综合运用所学专业的基础理论、基本知识和基本技能,针对某一现象或问题进行独立分析和研究后形成的具有一定学术价值的文章,是对学习成果的综合性总结和检阅。下面小编给大家推荐一篇英美文学毕业论文范文——勃朗特三姐妹的女性独立意识,希望大家喜欢哦!

  摘要:本文通过解读勃朗特三姐妹的生平及其代表作品, 论述了三位女性作家作为知识女性的独立意识以及对妇女解放的作用。

  关键词:勃朗特三姐妹; 女性独立意识; 知识女性十九世纪?#20064;?#21494;, 英国仍然处在男性居于绝对的霸主地位, 女性的天空低矮狭小, 社会留给

  她们的机会少得可怜。但是随着勃朗特三姐妹小说(《简·爱》、《呼啸山庄》、《埃格尼斯·格蕾》)的同时问世以及她们三姐妹的相继闻名, 女权运动的帷幕拉开了, 女性迈开了争取话语权的步伐。本文将回顾她们的人生经历、察看她们的心路历程, 试图了解面对强大的男权文化势力她们靠什么立于?#35805;?#20043;地, 以便更深地理解她们与她们的作品, 以及作为知识分子、女性作家, 她们的女性独立意识。

  1 勃朗特姐妹的女性独立意识产生的社会基础

  勃朗特所生活的那个时代, 正是男尊女卑、等级制度森严的年代, 也是英国社会动荡的时代。资本主义正在发展并越来越暴露它内在的?#27605;? 劳资之间矛盾尖锐化; 失业工人的?#29420;? 大量的童工被残酷地折磨至死。在这样的时代背景下, 一个普通的牧师家庭竟然一下出?#33267;?#19977;位女作家, 这真的是近乎奇迹。

  对于勃朗特姐妹而言, 在短暂的一生中, 她们饱尝了痛苦的折磨, 又有着一些幸运。痛苦的是幼年丧母、手足相继?#35789;А?#20154;生不得志、乃至自己终于撒手人间的无奈。所幸的是, 她们的父?#30528;?#29305;里克( Patrick Bronte) 的智商很高, 学识渊博。她们的母亲玛丽亚(Maria) 是一位天分很高,想象力极其丰富的女人。这一切给了她们优秀的遗传基因。在他们幼年时牧师教会了她们识字、读书的本领。这些都给了她们很大的影响。

  勃朗特一家住在英国约克郡的小镇霍沃斯(Haworth) , 这是英国一个偏僻的小乡村。一方面勃朗特三姐妹看到了城镇中正在发展的资本主义社会, 另一方面也受到了旷野气氛的感染。她们一家在社会上有着与众不同的地位。帕特里克牧师的年收入大约两百英镑, 比家仆的平均年收入多二十倍, 但是与那些收入超过一万英镑、两万英镑的地主或富有的贵族相比, 勃朗特一家却是贫穷的。在1870 年初等教育法案颁布之前, 勃朗特姐妹就已经接受了教育, 当不识字的人口?#24049;?#22823;比例, 她们在霍沃斯比大部分人的社会地位高。?#27426;? 勃朗特姐妹不能像约克郡上流社会和富有的商人那样乘坐马车、游山玩水、穿漂亮?#36335;?#21644;置办好家具。勃朗特姐妹在生活上的自力更生、担任女家庭教师的经历、既非家庭成员也非仆人的特殊社会地位等, 是造就她们与她们作品的关键。

  2 勃朗特姐妹女性独立意识产生的自觉行动

  2.1 刻苦勤奋?#27426;?#23398;习

  牧师住房坐落在山顶上, 四周十分?#29287;?加上家?#22478;?#36139;, 三姐妹童年时?#28216;?#24471;到过任何物质享受,连玩具也没有一件。物质条件虽然艰苦,?#27426;?#36825;些孩子个个天资聪颖,?#26377;?#21338;览群书。1824 年9月, 8 岁的夏洛蒂被送进了?#32423;?#26725;学校; 11 ?#36335;? 岁的艾米丽也送进这所学校。一年后由于肺病的蔓延父亲?#20005;?#27931;蒂和艾米丽接回了家。从此以后, 他们再没有去过学校。在家中自学、读书、?#35789;?5 岁的夏洛蒂得到了进罗海德的伍勒小姐学校学习的机会。她的求知欲得到满足, 能力也得到了发挥。在那里两年的学习, 她结识了两个与她一直保?#33267;?#31995;的密友, 并约定为了提高法语学习水平, 以后用法语通信。1835 年, 为了使正在学习绘画的弟弟布?#32426;?#23572;( 家?#24418;?#19968;的男孩) 有足够的钱进皇?#24050;?#38498;, 她重返伍勒小姐的学校当了一名教师。工作三年, 在清规戒律下一直郁郁寡欢。在此期间, 她试着写了几?#36164;?#27468;, 寄给当时的桂冠诗人骚塞, 遭到讥讽。逆境造就了她自尊的性格。两年后, 夏洛蒂自己教妹妹们学习。她也曾打算自己开设一所学校。1842 年, 姐姐夏洛蒂和二十?#20035;?#30340;艾米莉前往比利时布鲁塞尔埃热语言学校学习法文和德文。两个英国学生非凡的文学才华很快得到埃热先生的赏识和鼓励。他曾经这样说: 艾米莉具有逻辑思维的头脑和论辩的才能。这在男人身上已经是不同寻常, 而在女人身上更属罕见。她本?#31859;?#20010;男人———做个了不起的航海家。[1] 当?#24230;?#33492;比年老体弱时, 全家人的面包由艾米莉来做, ?#36335;?#30001;她熨烫, 大部分烹饪工作由她主动承担。而在厨房里总能看到他一边揉面, 一边看书学德语。而此时的安妮还是留在老家附近当家教( 她是家中第一个出去工作的人) 。

  2.2 广泛阅读钟情笔墨

  父亲教孩?#29992;?#35835;书、绘画、弹琴、唱歌。她们的多?#21734;?#33402;, 为文学创作打下了坚实的基础。父亲非常支持、鼓励她们的读书兴趣, 在家里到处都可看到成套的优秀作品: 莎士比亚、弥尔顿、华?#28982;?#26031;, 骚塞、拜?#20303;?#20237;尔夫等?#21462;?#20801;许并鼓励她们到离家4 英里外的基利图书馆借书?#30784;?#22905;们如饥似渴般阅读所能得到的一切书籍和?#21448;尽?#22905;们最喜欢的还是写作。当初勃朗特三姐妹在她们寂寞的童年时代, 为了满足精神生活的需要, 不让人知道, 办起“地下刊物”来, 在两英寸的小本子上?#23548;?#30528;密密麻麻的小字。他们很小?#26412;?#25265;有成为作家的理想, 并?#27426;?#32534;织着他们美丽的梦,感到乐在其?#23567;?#22799;洛蒂和弟弟布?#32426;?#23572;创办一份手抄本小?#21448;? 上面刊载他俩合写的《安格里亚传奇》。后来, 艾米莉和安妮也合写了《贡达尔传奇》。一些保存至今的童年时期?#25351;?已充分展现出她们天才的萌芽。1846 年1 月,勃朗特三姐妹用姨母留给她们的钱自费出版了一部诗歌合集, 她们为自己起了既像女人又像男人的笔名:柯勒、埃利斯和阿克顿·贝尔, 其中保留着各自真实姓名的第一个字母(C、E、A 和姓氏B)。这部诗集没有引起文学界的任何注意, 当年?#30343;?#20986;两本。同年, 夏洛蒂写完了长篇小说《教师》, 又开始创作《简·爱》。1847 年, 艾米莉的《呼啸山庄》和安妮的《埃格尼斯·格蕾》同时出版。这三本小说的相继发表, 后来成为她们短暂人生的不朽之作,也是她们生命体验的“身体写作”和抒发己怀的“理想写作”。

        2.3 肩负责任从事家教职业丰富创作?#35797;?/strong>

  这个家庭收入很少, 经济相当拮据。为了生活, 勃朗特姐妹先后离家出外当家庭教师。在她们生活的时代, 教书是有教养而无财产的女子唯一可以从事的职业。阔人家的女教师, 社会地位低, 比仆人好不了多少。她们工资菲薄,而工作繁重, 还得不到应有的尊重。女主人往往要指定她们兼做大量的针线活, 尽?#31354;?#21462;她们的廉价?#25237;?#26356;使她们头疼的是: 阔人家的少爷、小姐, 常常已被溺爱、纵容坏了, 因此非常任性, 其中不少孩子已显露出人性?#34892;?#24694;的影子?#30784;?#26377;一次, 安妮劝阻学生不要进马厩玩耍, 不料, 较大的那个男孩唆使弟弟向教师扔石块, 打伤了她的鬓角。事后, 女主人问她头上的伤是怎么回事, 安妮只是淡淡地回答: “一?#38395;?#28982;事故。”犯错误的淘气孩子被她感动了, 从此逐渐?#36816;?#20135;生了敬爱, 有一天他对母亲说: “我爱安妮·勃朗特小姐! ”这本来是孩子的非常可贵的进步, 是真正合乎人性的表现, 但是, 那位母亲竟会大惊小?#20540;?#21898;叫起来:“天呐! 爱家庭教师! 这算什?#35789;露?#21568;! ”足见家庭教师在维多利亚时代的身份和地位。家庭女教师往往都是一些优秀的女性, 她们出身低微, 但又受过很好的家庭教育, 有自尊, 有学识修养和独立人格。面对屈辱, 埃格尼斯·格蕾只能默默吟诵: 你们可以把我碾碎, 但不能使我屈服。

  对这些家庭女教师来说, 现实尤其残酷, 因为她们高于流俗, 不同于一般的女性。面对等级森严的市侩社会, 除了高贵的人格和不屈的尊严, 她们一无所有。心智与现实的相差, 高贵和低下的错位, 使她们注定比一般贫家姑娘要忍受更多的痛苦———智慧的痛苦, 精神的痛苦。她们可?#36816;?#26159;最早的职业女性, 具有现代女性独立意识, 至少在小说中她们要冲破社会的桎梏, 她们当中有人甚至因为不愿屈尊而终生未嫁。家庭女教师, 这些展现着女性生命魅力, ?#20102;?#30528;个体尊?#29616;?#20809;的非凡的女性, 构成了女性生命史上一个美丽而奇异的族类。她们要的是女性精神上的平?#21462;?#33258;由、独立, 也就是要在精神上获得解放。对女性自身而言, 政治、经济、社会地位的独立并不等于人格上的独立, 女性必须在精神上做到自爱、自立、自强、自尊, 才能获得真正意义上的解放。女性首先要摆脱的, 是自己为自己加上的观念枷锁。屈辱的生活激起了她们强烈的愤怒之情。夏洛蒂倍感歧视和孤独, 她憎恨家庭教师这个行当, 两次都只工作了几个月就离开了, 但这段经历却为《简·爱》提供了极其重要的素材。在艰苦、闭塞的生活中, 勃朗特姐妹经常利用晚上的一点余暇积极地写作, 作为对一天枯燥乏味的辛劳工作的一种解脱。教师生涯使她积累了丰富的生活素材, 成为她日后文学创作的基础。

  简·爱作为一个觉醒了的女性, 她的形象的意义就在于此。简·爱可以被视为女性解放的前驱者之一。

相关推荐
爱彩人彩票网app下载
<dl id="gesws"></dl>
<rt id="gesws"></rt>
<rt id="gesws"></rt>
<rt id="gesws"></rt><acronym id="gesws"><optgroup id="gesws"></optgroup></acronym>
<tr id="gesws"></tr>
<acronym id="gesws"><optgroup id="gesws"></optgroup></acronym><rt id="gesws"><small id="gesws"></small></rt>
<rt id="gesws"></rt>
<dl id="gesws"></dl>
<rt id="gesws"></rt>
<rt id="gesws"></rt>
<rt id="gesws"></rt><acronym id="gesws"><optgroup id="gesws"></optgroup></acronym>
<tr id="gesws"></tr>
<acronym id="gesws"><optgroup id="gesws"></optgroup></acronym><rt id="gesws"><small id="gesws"></small></rt>
<rt id="gesws"></rt>
山东十一选五牛走势 上海快3彩神计划 竞彩篮球大小分开奖 广西快3开奖视频 香港曾道人一码中特 体彩超级大乐透走势图 真人游戏人物 什么彩票网站安全 百家乐玩法 中金心水论坛105期 山西十一选五查询结果 11选5遗漏 两头中特公式 平特一肖公式计算器 3d彩票论坛技巧大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