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l id="gesws"></dl>
<rt id="gesws"></rt>
<rt id="gesws"></rt>
<rt id="gesws"></rt><acronym id="gesws"><optgroup id="gesws"></optgroup></acronym>
<tr id="gesws"></tr>
<acronym id="gesws"><optgroup id="gesws"></optgroup></acronym><rt id="gesws"><small id="gesws"></small></rt>
<rt id="gesws"></rt>

关于冬景的文章

随笔 时间:2018-05-07 我要投稿

  就在冬天的暖阳中,古老的村庄头枕着破旧褴褛衣衫的山丘,寂寥的安卧在灰黄的土地上!同学们,以下是关于冬景的文章,?#40644;?#38405;读参考吧!

关于冬景的文章

  古老的村庄在冬天睡着了【1】

  我发现,古老的村庄在这个冬天睡着了。

  就在冬天的暖阳中,古老的村庄头枕着破旧褴褛衣衫的山丘,寂寥的安卧在灰黄的土地上。

  阳光懒洋洋的照在参差?#40644;?#26377;些突兀的两或三层楼房的玻璃上,?#19968;?#24794;看见记忆中村子的老人倚在墙根眯着双眼在冬日的暖阳里打盹,空气中流淌的是一波波的睡眠。

  我是驱车从快速路下来,看见村头曾经日夜不停地采矿的机器轰鸣突?#28784;?#19979;子安静下来的时候,就被这空气中流淌的安静笼罩着,村庄的一切都是睡着了的样子。

  ?#19968;?#32531;的行驶,打量着熟悉的村庄。

  ?#24653;?#19968;眼,就从街道的这头看到了那头,没有遮蔽。

  没有高大的树木遮掩视线,水泥路两边那孩子胳膊粗的树木,无需推测也能知道这些树木年龄的稚嫩,稀疏纤细的树枝让人怀疑几只麻雀都能把枝条摇动和压弯。

  可我无法证实我的怀疑,我没看见冬天里常见的麻雀,也没有听见吱呀的铁雀叫声。

  当村庄都沉陷进死一样的静寂中,我不忍心把车子弄出响声惊动这安静的睡眠,事实上在这顺畅到没有任何人和任何阻碍的街上行驶,?#21442;?#38656;鸣笛。

  我努力的想从村庄的房子、树木、以及所有的一切中寻觅村庄古老的影子,极力的想象着春秋时期迷路的管仲,是怎样放开识途的老马从这个村庄的街道经过,最终走出迷谷的。

  可我却迷失了,不是迷失在古老的传说中,是在这宽敞街道的村庄中迷失,找不到村庄曾经的影子,找不到我记忆中的痕迹。

  近年来,我从快速路经过时总是眺望毗邻它生我养我的村庄。

  快速路是一条古老河流的大坝改建的,河流也因为管仲走出迷谷才到达了它的下游孤竹古国而?#21364;?#35828;更加的古老。

  快速路建成的时候,当?#24433;?#19978;大小?#28784;?#30340;树木以一个姿势一个时间倒下,我惊喜于同一个面孔的树木整齐地在?#24433;?#31449;立起来,也惊喜于在快速路见到了村子里的炊烟,村头那古老的?#31508;鰨?#29978;?#37327;?#20197;见到老家的房顶,房顶上冬天囤积粮食的芦苇穴。

  可是,炊烟、?#31508;鰲?#33446;苇穴,渐渐地消失了,随着快速路日益增多?#22836;?#24537;的车辆一样,村庄沸腾和热闹了。

  那颗几百年的老?#31508;?#21644;村头的那座山?#40644;?#20498;下的时候,古老的铁元素以一种现代和嚣张的姿态走进了村庄,村庄在惊慌失措中学会膜拜和变?#24120;?#33073;下青砖和青瓦的衣裳,穿上光鲜的瓷砖和玻璃外衣,对着日渐缩小直至消失的山丘膜拜甚至跪倒。

  跪倒和膜拜是一种古老的礼节,一种特有的表示崇高敬意的跪拜礼。

  原专指礼拜神佛时的一种敬礼,现代泛指表示极端恭敬或畏服的行礼方式。

  当古老的村庄向一座山丘膜拜,无可厚非的是因为铁的嚣张,我相信更是一种臣服和自愿,而不是崇高的敬意。

  我此时在睡着了村庄中,暖暖的阳光下,端详这村庄是怎样的姿势睡着,是五体投地的膜拜中睡眠还是自然状态的酣然入梦?

  把目光拉到村外,用视野打开思索,可在这荒凉没有绿色的土地上已经找不到村庄的前世。

  村庄的前世在传说中,在我的想象中,无助于确认村庄睡眠的姿势和状态。

  我是站在老家的后院里,看着村外的一切的。

  老家的后院在我的记忆中一直有着很大的白菜窖,菜窖里有几千斤的白菜,前院是红薯窖。

  几乎村庄的所有人家的院子都有这样的菜窖和红薯窖。

  地窖里藏着庄稼人秋天的收成,也收藏着庄稼人踏实和安稳。

  ?#35789;?#22823;雪封门的日子,蒸上一锅红薯,白菜炖上粉条,也吃一个?#28982;?#26397;天。

  每当联想象到现在因为非典和海啸抢盐和抢购食品的?#21482;牛?#23545;比起那时庄稼人的日子,真叫踏实!如今,菜窖没了,红薯窖也没了,就是冬天村庄田失去了耕种的作用,在土地的下面藏着更多的铁,铁让村庄的人普及了比重的概念,铁比粮食、蔬菜更重更沉,更有分量?#22303;?#37327;。

  当铁元素?#27809;?#25104;巨人从土地中狰狞的站出来,挥动坚硬的双手,村庄日夜的兴奋着,没有睡眠,静候着不容分说的颠覆、推倒和重建。

  几年的时间已经干净利索的完成了所有的一切,颠覆之后就是推倒,推倒之后就是重建。

  这重建,是一种翻天覆地的改变。

  村庄几乎所有的古老与否的房子,都在今年重建了。

  四合院、两层楼、三层楼,门房、车库,从春天到秋天一个崭新的现代化新村庄神话般的建成,赶在这个冬天都一下子沉寂下来,以一种睡眠的状态沉寂着。

  村庄或许是兴奋的过度,和人一样疲倦之后自然的生理睡眠,一种体力?#25351;?#30340;闭目安息。

  可这睡眠竟然是冬天的暖阳中,有失睡眠的常理和科学定义。

  我这样思考着,夜?#28784;?#32463;降临,村庄该是到了真正的睡眠时间了。

  我安静的?#21364;?#30528;古老的村庄在夜的襁褓里安然入睡。

  断续的摩托车、汽车鸣笛声音在街道上响起,机动车的车灯晃动夜幕。

  白天原本空荡的院子里有了脚步的声音,村庄在夜幕中醒了。

  我仔细地?#30452;?#30528;从村庄的房子里发出的各?#31258;?#38899;,当车?#26087;?#38899;安静下来的时候,我听到隔壁传来的吆喝声,?#32456;?#25293;打桌子的声音,赌博赢钱的兴奋和输钱的?#27809;?#22768;,间或有新建房屋价?#28783;?#20272;的议论和争吵。

  我知道,此时,金钱以古老的愿赌服输的方式在流动。

  我感觉到村庄在一阵阵的惊粟慌乱中的呓语和不安,在睡和醒之间不断的重复。

  不得不翻开案头的医学书籍,为古老村庄的睡眠求证一个真实的答案,尽管这是我自己的一厢情愿甚至没有科学道理的行为,但至少会给我一个安慰。

  现代医学的解?#20572;?#36807;度的白天睡眠或睡眠发作称之为嗜睡,是不可?#31181;?#24615;睡眠的发生,是一?#31258;?#32463;性?#33162; ?/p>

  几千年的传统中医的解释是脾胃之虚造成阴盛阳衰引起嗜睡,五行中土主导脾胃,金主导肺肠,金亏土虚造成脾胃肺肠的虚弱,阳气不足,阴气过剩。

  当土地中的铁大量的掏空造成土地的浮动,而引起村庄的嗜睡,假如这和五行天人合一的学说无关,我宁愿相信是迷信般的一种臆想,但我只能这样安?#23380;约海?#23433;慰嗜睡的村庄。

  在嗜睡的村庄中,我有着梦境一般的恍惚和虚脱。

  远处,快速路上流离的车灯;城市的霓虹的炫?#21097;?#22312;夜的弥漫中扩散和膨?#20572;?#32416;缠成巨大无比的漩涡,?#28108;?#21644;诱惑着古老的村庄梦游般的与之靠近或?#36141;狻?/p>

  我无声的站在冰冷的寒风中,看不清村庄是在行走还是从我的身边消失。

  冬天里的?#40644;?#38634;【2】

  这篇作文写在三九,之后便回长春了,所以?#21387;?#26376;余得以发在空间。

  如果说,数九时节,犹为突出的特征,就是一个“冷”字。

  “那么,雪花应该是北方人引以为傲的产物,这即是大自然对“严寒”做出的最好解?#20572;?#20063;算是“上天”对北方额外的眷顾与恩赐。

  住在吉林市除了有山有水相伴之外,最重要的是有雪相随,这里的雪特别纯洁,没有一点污垢,不像其它城市那样,虽然有雪,但不是纯白的。

  在吉林?#34892;?#20303;,没事的时候,俩口子出去观雪,江城的雪景真是很美,特别是有蓝色的松花江?#21557;模?#26356;给了这皑皑白雪带来生机。

  江城的冬天,下雪是常有的,又因了雪花衍生一系列的着名”。

  雾凇、雪凇绝对可以称得上是一个耀眼夺目的亮点。

  而洁白的雪,一面宣告着,江城的地理气象,一面记载着,江城又一年的风?#23525;?#24773;,如今,冬天的美丽已经基本“?#26223;?#33853;定”。

  进入大寒节气,冬天已经丰满了羽翼,而?#19968;?#22312;暗地里“蓄谋滋养”?#29926;?#36924;人的寒流,并且迫不及待地从北到?#32420;?#34384;着,无非是想尽快给大地,化上一面银色素妆。

  专家们说,今年是暖冬,可是进入大寒以后,整个中国大地却成了“寒冬”,连海?#40092;?#20250;海口都穿上了厚厚的棉衣。

  吉林市的气温也随之降至零下30多度,江城的天气,似乎都在配合韩愈的那句:“蝴蝶初翻帘绣,万玉女,齐回舞袖……”(这样的画面,哪里是在?#31283;?#38634;,?#32622;?#23601;是众天女向人间散花)望着布满天空的雪舞飞花,再读着这样曼妙迷人的诗句,从没有见过雪的人,一下子就能想象到,江城,无雪不成冬。

  雪的地位,俨然占尽这一季的主导。

  凝眸,外面的世界已是雪花在飘,不得不说,今年冬天的雪比以往下的相对少些。

  不像前两年那样,前一刻还翩然若蝶,后一秒就成了薛昂夫笔下的“天仙碧玉琼瑶,点点扬花,片片鹅毛……”寒冬,已在人们的注视下缓缓而入,并且?#28783;?#20026;其着色。

  描摹着简约流畅的线条,用圣洁的飞花,将喧闹的凡尘冰封素裹。

  于是,忍不住的我,也拿起我的相机,因为不想让这些演绎?#20301;?#30340;天使,就这么轻易地跟随时光溜走。

  因为?#19981;?#20908;天的雪,所以每每下雪和雪晴的日子,都会到雪地里溜达,阳光灿烂照耀在白雪上,刺得眼睛有些发花,但还是感觉在雪地上的那种惬意和舒心。

  北方的冬天虽然光彩照人,但是也是美丽冻人,呼呼的西北风打在脸上像针扎一样。

  为了抗拒严寒,年前女儿专门给?#34915;?#20102;一件价格不菲的户外行头,别说,真是一分钱一?#21482;酰?#30830;?#24403;?#26262;异常,零下20多度的天气,走在雪地上,身体?#31895;泵昂埂?/p>

  吉林市的松花江两岸已经全是高楼大厦了,江滩上成了人们休闲最好的去处,江滩形成的湖泊如今已经被冻成厚厚的冰,许多地方借势修筑的雪地滑道,孩童们在这里嬉戏玩耍。

  靠近松花江岸边的地方,用人工造雪方式堆砌高高的“雪山”,许多大人孩子在“雪山”坐上雪地内胎,风驰电掣般的速降下去,再加上人工制造的弯道和浮丘,真有点跌宕起伏的姿态,感觉好像回到了童年的时代。

  游走在松花江岸边,白雪和江水连成?#40644;?#21482;有少量的江水还在流动,白色的积雪、蓝色的江水,明媚的阳光,彩色的楼房,把江城装点的美?#32622;?#22850;。

  由于这几天气温极?#20572;?#26494;花江的水,几乎被凝冻起来,松花江变成了窄窄的一条缝了,这是多少年没有的现象,江上不时漂流着冰排,?#25226;?#23376;们为了?#24794;?#20912;排的?#19981;鰨?#37117;在江滩的冰天雪地上,成双成对,特别好看。

  因为冬天流动的松花江上多了成千上万的水禽,给这座山水城市增添了无限的光彩。

  早年,我家住在江城以北的舒兰。

  记得那时,每当天降大雪的时候,?#20197;?#20415;早早落下帷幕,低气压把天空酝酿成?#40644;?#33485;茫,气?#36335;?#27604;平时略微回升几度。

  那些飘落地上的雪花,时小时大,密密麻麻。

  它们总是悄无声息的来,而且一层接着一层,撒着欢地在山川、田野、屋顶,枝头……遍地开着花。

  一眼望去,便撞见“六出飞花入户时,坐看青竹变琼枝”的?#20301;们?#26223;。

  到了下雪的时节,也是我们这些孩童最高兴的事,进入新年以后学校?#21483;?#24320;始放寒假了,放假是我们最愉快的事情,每到这个时候,我们都会坐上自己造的飞机头爬犁,到东岗的山坡上打爬犁。

  做飞机头爬犁很有讲究,最好是硬木,飞机头爬犁共有三条腿,后面两条管滑翔,前面一条小腿管方向,爬犁腿下用钢筋做楞,减少?#23601;?#30340;摩擦阻力。

  ?#28784;?#26377;时间,我们就去打爬犁,有时甚至打到二半夜,棉裤都磨飞了。

  时代不同了,飞机头爬犁早已不见了,现在滑雪场上的爬犁,都已经是塑料的了,高山速降用工具,已经变成了轮胎的内胎了,做上去既安全又舒服,但是却没有飞机头爬犁那么刺激,过去的雪山都是自?#24653;?#25104;的,天然雪相对较软且松散,摔上一跤,啥事没有,打爬犁速度一快,雪浪翻飞,特别奇异。

  如今滑雪场上基本都是人造雪,相对硬度大,形成的雪场也?#29627;?#36300;上一跤是很危险的。

  坐这样雪地胎下滑,只是快和颠簸,却没有雪浪。

相关推荐
爱彩人彩票网app下载
<dl id="gesws"></dl>
<rt id="gesws"></rt>
<rt id="gesws"></rt>
<rt id="gesws"></rt><acronym id="gesws"><optgroup id="gesws"></optgroup></acronym>
<tr id="gesws"></tr>
<acronym id="gesws"><optgroup id="gesws"></optgroup></acronym><rt id="gesws"><small id="gesws"></small></rt>
<rt id="gesws"></rt>
<dl id="gesws"></dl>
<rt id="gesws"></rt>
<rt id="gesws"></rt>
<rt id="gesws"></rt><acronym id="gesws"><optgroup id="gesws"></optgroup></acronym>
<tr id="gesws"></tr>
<acronym id="gesws"><optgroup id="gesws"></optgroup></acronym><rt id="gesws"><small id="gesws"></small></rt>
<rt id="gesws"></rt>
体彩p3杀码家彩网 广东11选5开奖记录 快乐飞艇彩票安全吗 大乐透名家最新汇总 扫码兼职赚钱是骗局吗 山东11选5任4技巧 广东彩票软件 福建36选7推荐号码 内蒙古时时彩快3奖金 有通比牛牛的棋牌 河北十一选五前三走势图 打麻将技巧十句口诀 幸运农场彩色走势图 宫永咲和原村和h 河南22选5开奖结果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