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l id="gesws"></dl>
<rt id="gesws"></rt>
<rt id="gesws"></rt>
<rt id="gesws"></rt><acronym id="gesws"><optgroup id="gesws"></optgroup></acronym>
<tr id="gesws"></tr>
<acronym id="gesws"><optgroup id="gesws"></optgroup></acronym><rt id="gesws"><small id="gesws"></small></rt>
<rt id="gesws"></rt>

外国的精美散文

随笔 时间:2017-07-12 我要投稿

  世间最美的坟墓【1】

  我在俄国所见到的景物再没有比托尔斯泰墓更宏伟、更感人的了。

  这快将被后代永远怀着敬畏之情朝拜的尊严圣地,远离尘嚣,孤零零地躺在林荫里。

  顺着一条羊肠小路信步走去,穿过林间空地和灌?#25964;裕?#20415;到了墓冢前;这只是一个长方形的土堆而已。

  无人守护,无人管理,只有几株大树荫庇。

  他的外孙女跟我讲,这些高大挺拔、在初秋的风中微微摇动的树木是托尔斯泰亲手栽种的。

  小的时候,他的哥哥尼古莱和他听保姆或村妇讲过一个古老传说,提到亲手种树的地方会变成幸福的所在。

  于是他们俩就在自己庄园的某块地上栽了几株树苗,这个儿童游戏不久也就忘了。

  托尔斯泰晚年才想起这桩儿时往事和关于幸福的奇妙许诺,饱经忧患的老人突然中获到了一个新的、更美好的启示。

  他当即表示愿意将来埋骨于?#20999;?#20146;手栽种的树木之下。

  后来就这样办了,完全按照托尔斯泰的愿望;他的墓成了世间最美的、给人印象最深刻的、最感人的坟墓。

  它只是树林中的一个小小长方形土丘,上面开满鲜花,没有十字架没有墓碑,没有墓?#20037;?#36830;托尔斯泰这个名字也没?#23567;?/p>

  这个?#20154;?#37117;感到受自己的声名所累的伟人,就像偶尔被发现的流浪汉、不为人知的士兵那样不留名姓地被人埋葬了。

  谁都可以踏进他最后的安息地,围在四周的稀疏的木栅栏是不关闭的——保护列夫·托尔斯泰得以安息的没有任何别的东西,唯有人们的敬意;而通常,人们却总是怀着好奇,去破坏伟人墓地的宁静。

  这里,逼人的朴素禁锢住任何一种观赏的闲情,并且不容许你大声说话。

  风儿在俯临这座无名者之墓的树木之间飒飒响着,和暖的阳光在坟头嬉戏;冬天,白雪温柔地覆盖这片幽暗的土地。

  无论你在夏天还是冬天经过这儿,你都想象不到,这个小小的、隆起的长方?#20255;?#23481;着当代最伟大的人物当中的一个。

  然而,恰恰是不留姓名,?#20154;?#26377;挖空心思置办的大理石和奢华装饰更扣人心弦:今天,在这个特殊的日?#27704;錚?#25104;百上千到他的安息地来的人中间没有一个有勇气,哪怕仅仅从这幽暗的土丘上摘下一朵花留作纪念。

  人们重新感到,这个世界上再也没有比这最后留下的、纪念碑式的朴素更打动人心的了。

  老残军人退休院大理石穹隆底下拿破仑的墓穴,魏玛公候之墓中歌德的灵寝,西敏司寺里莎士比亚的石棺,看上去都不像树林中的这个只有风儿低吟,甚至全无人语声,庄严肃穆,感人至深的无名墓冢那样能剧烈震撼每一个人内心深藏着的感情。

  光荣的荆棘路【2】

  从前有一个古老的故事:“光荣的荆棘路:一个叫做布鲁德的猎人得到了无上的光荣和尊严,但是他却长时期遇到极大的困难和冒着生命的危险。”我们大多数的人在小时已经听到过这个故事,可能后来还读到过它,并且也想起自己没有被人歌诵过的“荆棘路”和“极大的困难”。

  故事和真事没有什么很大的分界线。

  不过故事在我们这个世界里经常有一个愉快的结尾,而真事常常在今生没有结果,只好等到永恒的未来。

  世界的历史象一个幻灯。

  它在现代的黑?#24403;?#26223;上,放映出明朗的片子,说明?#20999;?#36896;福人类的善人和天才的殉道者在怎样走着荆棘路。

  这些光耀的图片把各个时代,各个国家都?#20174;?#32473;我们看。

  每张片子只映几秒钟,但是它却代表整个的一生——充满了斗争和胜利的一生。

  我们现在来看看这些殉道者行列中的人吧——除非这个世界本身遭到灭亡,这个行列是永远没有穷尽的。

  我们现在来看看一个挤满?#26031;?#20247;的圆形剧场吧。

  讽刺和幽默的语言象潮水一般地从阿里斯托芬的“云”喷射出来。

  ?#35834;?#26368;了不起的一个人物,在人身和精神方面,都受到了舞台上的嘲笑。

  他是保护人?#31353;?#25239;三十个暴君的战士。

  他名叫苏格拉底,他在混战中救援了阿尔西比亚得和生诺风,他的天才超过?#26031;?#20195;的神仙。

  他本人就在场。

  他从观众的凳子上站起来,走到前面去,让?#20999;?#27491;在哄?#20040;?#31505;的人可以看看,他本人和戏台上嘲笑的那个对象究竟有什么相同之点。

  他站在他们面前,高高地站在他们面前。

  你,多汁的,?#36538;?#30340;毒胡萝卜,?#35834;?#30340;阴影不?#24773;?#27012;树而是你!

  七个城市国家在彼此争辩,都说荷马是在自己城里出生的——这也就是说,在荷马死了以后!请看看他活着的时候吧!他在这些城市里流浪,靠朗诵自己的诗篇过日?#21360;?/p>

  他一想起明天的生活,他的头发就变?#27809;?#30333;起来。

  他,这个伟大的先知者,是一个孤独的?#26874;印?/p>

  锐利的荆棘把这位诗中圣哲的衣服撕得稀烂。

  但是他的歌仍然是活着的;通过这些歌,古代的英雄和神仙?#19981;?#24471;了生命。

  图画一幅接着一幅地从日出之国,从日落之国现出来。

  这些国家在空间和时间方面彼此的距离很远,然而它们却有着同样的光荣的荆棘路。

  生满了刺的蓟只有在它装饰着坟墓的时候,才开出第一朵花。

  骆驼在棕榈树下面走过。

  它们满载着靛青和贵重的财宝。

  这些东西是这国家的君主送给一个人的礼物——这个人是人民的?#29420;鄭?#26159;国家的光荣。

  嫉妒和毁谤逼得他不得不从这国家逃走,只有现在人们才发现他。

  这个骆驼队现在快要走到他避乱的那个小镇。

  人们抬出一具可怜的尸体走出城门,骆驼队停下来了。

  这个死人就正是他们所要寻找的那个人:费尔杜西——光荣的荆棘路在这儿告一结束!

  在葡萄牙的京城里,在王宫的大理石台?#21672;希?#22352;着一个圆面孔、厚嘴唇、黑头发的非洲黑人,他在向人求乞。

  他是?#24189;?#24681;的忠实的奴隶。

  如果没有他和他求乞得到的许多铜板,他的主人——叙事诗《路西亚达》的作者——恐怕早?#25237;?#27515;了。

  现在?#24189;?#24681;的墓上立着一座贵重的纪念碑。

  还有一幅图画!

  铁栏杆后面站着一个人。

  他像死一样的惨白,长着一脸又长又乱的胡?#21360;?/p>

  “我发明了一件东西——一件许多世纪以来最伟大的发明,”他说。

  “但是人们却把我放在这里关了二十多年!”""“他是谁呢?““一个疯子!”疯人院的?#35789;?#35828;。

  “这些疯子的怪想头才多呢!他相信人们可以用蒸汽推动东西!”

  这人名叫萨洛蒙·得·高斯,黎显留读不懂他的预言性的著作,因此他死在疯人院里。

  现在哥伦布出现了。

  街上的野孩子常常跟在他后面讥笑他,因为他想发现一个新世界——而且他也就居然发现了。

  ?#29420;?#30340;钟声迎接着他的胜利的归来,但嫉妒的?#24551;?#24471;比这还要响亮。

  他,这个发?#20013;?#22823;陆的人,这个把美洲黄金的土地从海里捞起来的人,这个把一切贡献给他的国王的人,所得到的酬报是一条铁链。

  他希望把这条链子放在他的棺材上,让世人可以看到他的时代所给予他的评价。

  图画一幅接着一幅的出现,光荣的荆棘路真是没有尽头。

  在黑暗中坐着一个人,他要量出月亮里山岳的高度。

  他探索星球与行星之间的太空。

  他这个巨人懂?#20040;?#33258;然的规律。

  他能感觉到地球在他的脚下转动。

  这人就是伽利略。

  老迈的他,?#33267;?#21448;瞎,坐在那儿,在尖锐的苦痛中和人间的轻视中挣扎。

  他几乎没有气力提起他的一双脚:当人们不相信真理的时候,他在灵魂的极度痛苦中曾经在地上跺着这双脚,高呼着:“但是地在转动呀!”

  这儿有一个女子,她有一颗孩子的心,但是这颗?#26576;?#28385;了热情?#25176;?#24565;。

  她在一个战斗的部队前面高举着旗帜;她为她的祖国带来胜利和解放。

  空中起了一片狂乐的声音,于是柴堆烧起来了:大家在烧死一个巫婆——冉·达克。

  是的,在接着的一个世纪中人们唾弃这朵纯洁的百合花,但智慧的鬼才伏尔泰却歌颂“拉·比塞尔”。

  在微堡的宫殿里,丹麦的贵族烧毁了国王的法律。

  火焰升起来,把这个立法者和他的时代都照亮了,同时也向那个黑暗的囚楼送进一点彩霞。

  他的头发斑白,腰也弯了;他坐在那儿,用手指在石桌上刻出许多线条。

  他曾经统治过三个王国。

  他是一个民众爱戴的国王;他是市民和农民的朋友:克利斯仙二世。

  他是一个莽撞时代的一个?#34892;愿?#30340;莽撞人。

  敌人写下他的历史。

  我们一方面不忘记他的血腥的罪过,一方面也要?#20146;。?#20182;被囚禁了二十七年。

  有一艘船从丹麦开出去了。

  船上有一个人倚着桅?#33487;?#30528;,向汶岛作最后的一?#22330;?/p>

  他是杜却·布拉赫。

  他把丹麦的名字提升到星球上去,但他所得到的报酬是讥笑和?#25749;Α?/p>

  他跑到国外去。

  他说:“处处都有天,?#19968;?#35201;求什么别的东西呢?”他走了;我们这位最有声望的人在国外得到了尊荣和自由。

  “啊,解脱!只愿我身体中不可忍受的痛苦能够得到解脱!”好几世纪以来我们就听到这个声音。

  这是一张什么画片呢?这是格里芬菲尔德——丹麦的普洛米修士——被铁?#27492;?#22312;木克荷尔姆石岛上的一幅图画。

  我们现在来到美洲,来到一条大河的旁边。

  有一大群人集拢来,据说有一艘船可以在坏天气中逆风行驶,因为它本身上具有抗拒风雨的力量。

  那个相信能够做到这件事的人名?#26032;?#20271;特·富尔?#24688;?/p>

  他的船开?#24049;?#34892;,但是它忽然停下来了。

  观众大笑起来,并?#19968;?ldquo;嘘”起来——连他自己的父亲也跟大家一起“嘘”起来:“自高自大!糊涂透顶!他现在得到了报应!就?#20882;?#36825;个疯子关起来才对!”

  一根小钉子摇断了——刚才机器不能动就是因了它的缘故。

  轮子转动起来了,?#24544;?#22312;水中向前推进,船在开行!蒸汽机的杠杆把世界各国间的距离从钟头缩短成为?#32622;搿?/p>

  人类啊,当灵魂懂得了它的使命以后,你能体会到在这清醒的片刻中所感到的幸福吗?在这片刻中,你在光荣的荆棘路上所得到的一切创伤——?#35789;?#26159;你自己所造成的——也会痊愈,?#25351;唇?#24247;、力量和愉快;?#24184;?#21464;成?#25104;?人们可以在一个人身上看到上帝的仁慈,而这仁慈通过一个人普及到大众。

  光荣的荆棘路看起来象环绕着地球的一条?#27704;?#30340;光带。

  只?#34892;以?#30340;人才被送到这条带上行走,才被指定为建筑?#20146;?#32852;接上帝与人间的桥梁的、没?#34892;?#27700;的总工程师。

  历史拍着它强大的翅膀,飞过许多世纪,同时在光荣的荆棘路的这个黑?#24403;?#26223;上,映出许多明朗的图画,来鼓起我们的勇气,给予我?#21069;参浚?#20419;进我们内心的平安。

  这条光荣的荆棘路,跟童话不同,并不在这个人世间走到一个辉煌和快乐的终点,但是它却超越时代,走向永恒。

相关推荐
爱彩人彩票网app下载
<dl id="gesws"></dl>
<rt id="gesws"></rt>
<rt id="gesws"></rt>
<rt id="gesws"></rt><acronym id="gesws"><optgroup id="gesws"></optgroup></acronym>
<tr id="gesws"></tr>
<acronym id="gesws"><optgroup id="gesws"></optgroup></acronym><rt id="gesws"><small id="gesws"></small></rt>
<rt id="gesws"></rt>
<dl id="gesws"></dl>
<rt id="gesws"></rt>
<rt id="gesws"></rt>
<rt id="gesws"></rt><acronym id="gesws"><optgroup id="gesws"></optgroup></acronym>
<tr id="gesws"></tr>
<acronym id="gesws"><optgroup id="gesws"></optgroup></acronym><rt id="gesws"><small id="gesws"></small></rt>
<rt id="gesws"></rt>
足彩任选九 云南时时彩历史开奖记录查询 浙江福彩站点号码 内蒙古快三开奖结果浮球资讯 王中王刘佰温四肖中特 贵州快三开奖结果等 彩票表情图 南+一选五开奖结果 山西快乐 网赌赢了20万收手了 没成本网络挣钱 北京赛车龙虎软件 nba图片 一波中特免费公开料 排列5开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