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l id="gesws"></dl>
<rt id="gesws"></rt>
<rt id="gesws"></rt>
<rt id="gesws"></rt><acronym id="gesws"><optgroup id="gesws"></optgroup></acronym>
<tr id="gesws"></tr>
<acronym id="gesws"><optgroup id="gesws"></optgroup></acronym><rt id="gesws"><small id="gesws"></small></rt>
<rt id="gesws"></rt>

谈汉语方言持续体标记南北差异的成因

  临近毕业,很多大学生最忧愁的就是毕业设计和毕业论文了,毕业论文应该怎么写呢?好了,小编送福利的时间到了,下面是给大家带来的汉语言文学毕业论文,欢迎广大毕业生们阅读参考!

  [论文关键词] 长江南北方言;持续体标记;本字;成因

  [论文摘要] 持续体标记的形成,是一个动词进行系列语法化的过程。本文从共时、历时两个角度,重点考察了汉语南北方言表持续体标记的本字和南北差异的成因,认为造成持续体标记南北不同的原因是:动词“到”虚化作动?#26159;?#21521;补语的时间(两汉)早于动词“着”虚化作动?#26159;?#21521;补语的时间(魏晋南北朝),因此体标记“到”早于“着”产生,而南方方言代表了较早的汉语方言层次。

  一、引言

  体标记又叫做“动词词尾”“态标记”“状态补语”“动态助词”,是动词补语的一种,附在动词后面,用于表达动作的状态、情貌。罗自群在《现代汉语方言持续标记的类型》中的方言地图显示,在北方方言里,表示动作的持续或进行主要用体标记“着”表示,而长江以南(本文统称江南,下同)方言动词的持续貌和进行貌主要用“到”和“起”表示,其中“起”主要集中在西南官话和湘语区,不如“到”分布广泛。

  二、江南方言持续体标记“到”类的分布

  《现代汉语方言大词典》各分卷的材料和已发表的论文表明,用“到”类字作持续体标记的方言区域主要在长江以南,普遍分布在吴语、湘语、赣语、西南官话、江淮官话等区的多数方言点,闽语、粤语、客语区也有分布。长江以北的部分四川、重庆方言也有表持续的“到”,一般认为是明清时期的湖广移民传去的,是受长江以南的方言影响造成的。主要用字有“到[tau0]”“倒[tau0]”“哒[ta0]”“得[te0]”“底[ti0]”“的[ti0]”“老[lau0]”“牢[lau0]”等。这些持续体标大多数可以同时用作完成体标记,本文只论述它们表持续的用法。例如:

  (1)江西南昌话:坐到[tau0]吃比站到吃好些。

  (2)湖北武汉话:他先找了老张,跟倒[tau0]又找了小李/他站倒说

  (3)四川成都话:莫得活路做,只好在屋头耍倒[tau上声]/他说倒说倒就哭起来了

  (4)贵州贵阳话?#27721;?#22909;听倒[tau上声]/围倒他要糖吃/讲倒讲倒的笑起来了/顺倒

  (5)?#19981;?#23487;松话:椅到[tau上声],不要动。

  (6)湖南华容话:手抓倒[tau上声]绳子!/你顺倒这条路走

  (7)浏阳话:钱留倒[tau0]搞么哩?留倒讨婆娘/桌上放倒一本书

  (8)临武土话?#27721;?#21040;[tau上声]眼泪/坐到咬好,还是椅到咬好

  (9)沅陵乡话:他牵倒[tao0]那条牛/望倒吾笑/坐倒[tau0]食比竖到食好

  (10)广西柳州话:张老师上到[tau上声]课,你等一下/想到想到自己都好笑/按到他讲的去办

  李?#24230;?#20026;西南官话贵州话表持续的“倒”的本字是“到”。根据《现代汉语方言大词典》各卷的描述,在“到”读成“倒”的地区,方言轻声都不明显,口语?#20889;?#21518;缀常是重音或中音,调查者将“倒”多记作53或54调值,实际上,上述地区后缀“倒”发音短暂模糊,相当于普通话的轻声。在普通话里,动词后的结果补语“到”就是读轻声的(如“我今天收到了一封信”)。另外,在古代汉语中,“倒”是“到”的通假字,“到”记作并读成“倒”不足为奇。

  除“到”外,江南表持续的体标记还有“哒[ta]、得/的[te]、底[ti]、老[lau]、牢[lau]”等。如:

  (11)湖南长沙话:你跟我徛哒[ta0]/坐哒?#35789;?治哒治哒就治好哒/照哒咯条路?#25163;?#36208;

  (12)?#36739;?#35805;:我向哒[ta上声]他在/?#24213;?#19978;装哒好多萝卜/讲哒讲哒在就困着了

  (13)山西武乡话:他点的[te0]灯作饭咧/门口立的一大群人

  (14)湖南江永土话:义老大再复记倒[lau阴上]了“好吧”/跪倒

  (15)江苏苏州话:对牢[l?覸阳平](对着)

  (16)浙江杭州话:对牢[l?蘅阳平]/我扶?#25991;?#36208;/你坐牢不要动(以上例句来自罗自群《现代汉语方言持续标记的类型》)

  上述例句出现的持续体标记,处于“动词+X+处所名词”或“动词+X”结构,表示动作本身持续或由动作所产生结果的持续,本身没?#20889;?#27719;意义。

  江蓝生认为“动词+X+处所名词”结构中的X位置上的“得”“的”“底”是介词“著”语法化过程中产生的由舌上音读作舌头音的逆向音变,但多数学者认为该结构中的“得”“的”“底”源自介词“到”的轻读音变。石毓智认为:一个实词的语法化过程常会导致其语音形式的弱化。就汉语来说,语音弱化表现在声调的失落、韵母的简化或者央元音化、声母向舌尖音靠拢等。“到”的弱化方式如下:“到[tau]”失落韵尾→“哒[ta]”→央元音化→“得[te]”→元音高化→“底/的[ti]”,或者按另一种方式弱化:“到[tau]”声母边音化→“牢[lau]”→失落韵尾成“牢[l?覸]”→元音后高化成“牢[l?蘅]”。本人认为后种解释与历史音变方向相符,应该可信。而且,在第一部分的方言例句中,“到”除了表示动作的动程和方向外,由于前面的动?#26102;?#31034;的动作本身或动作产生的结果都是可以持续的,它还可以表示动作后的状态或结果,具备“在”的语法意义。因此“动词+X+处所名词”结构中X位置上的“到”具备这两种语法意义,表持续的体标记“哒[ta]”“得[te]”“底[ti]”“老[lau]”“牢[lau]”等与“到”的语法意义一致,实际都是“到”语法化过程中在不同方言点的语音弱化现象。

  三、持续体标记北方方言中的持续体标记“着”“子、之、仔”的分布

  梅祖麟认为北方方言中持续体标记“之、子、仔”是方言记音字,本字是“着”,因此,“着”“子、之、仔”实际上是同一字的语音变体。

  罗自群在《现代汉语方言持续标记的类型》中的研究显示,持续体标记“着”“子”主要分布在长江以北的汉语方言里,如北京、河北、黑龙江、内蒙古、山西、山东、河南、陕西、宁夏、青海、?#19981;鍘?#27743;苏等地,用法与普通话中体标记“着”的用法相同,都用在动词和形容词之后表示动作或状态的持续。例如:开着会/低着头说/门开着/矮着一大截/围着一群人   四、有关现代汉语南北方言持续体标记不同的原因讨论

  持续体标记的形成,一般认为是动词演变而来的,是一个实词进行一系列语法化的过程。从理论上说,语法化是一个连续?#27426;?#30340;过程,?#39759;我?#20010;虚化成?#31181;?#35201;其语法化程度没?#20889;?#21040;极限,都有再语法化的可能。

  根据何乐士等学者的研究,动词“到”虚化作动?#26159;?#21521;补语是从春秋-两汉时期开始的,而动词“着”虚化作动?#26159;?#21521;补语则是在魏晋南北朝,并?#19994;?#26102;它的语义和语法作用相当于趋向补语“到”。石毓智指出,每个动补结构从句法关?#24403;?#25104;形态关系都需要?#27426;?#38271;度的时间和特定句法环?#24120;?#19968;个动补结构出现的时间决定了它形态化的早晚,出现早的动补结构形态化的时间也早。我们不妨推测,体标记“到”的产生应早于“着”。历史语料也证明了这一点。

  根据李讷、石毓智的研究,“真正的表示进行态的‘着’在宋代还没有出现,其用法还只限于‘存在’和‘两个动作同时进行’……这时期表示状态持续的用法也已经有了”。例如:

  (17)百理具在,平铺放著(《二程集》)。

  (18)人虽睡著,其识知自完……(《二程集》)

  “着”真正表示动态?#24418;?#30340;正在进行的用法元以后才逐渐出现,例如:

  (19)见他战笃速惊急列慌慌走着(《陈季卿悟?#20048;?#21548;舟[元刊]》)。

  (20)冯妈妈他老人家,我央及他厨下使着手哩(《金瓶梅》三十八回)。

  (21)王夫人正坐在凉榻上摇着芭蕉扇子(《红楼梦》三十三回)。

  北宋时期,持续体标记“到”已经出现,并见于官方?#21335;字校?#24182;一直延续至现代南方汉语方言:

  (22)臣等窃闻昨夜萧禧在驿,与馆伴执到?#33258;?#23376;商?#23458;?#21513;地、义化辅、黄嵬大山、石长城、瓦窑坞等处已定(《乙卯入国奏诸》)。

  (23)帖黄。……臣等早来赞?#25910;?#27583;进呈?#33258;?#23376;一道,并续签帖到事节,谨具缴连进呈(《乙卯入国奏诸》)。

  持续体标记“到”的轻读音变形式“地”“得”“的”“底”在?#25105;?#21518;更是大量出现:

  (24)只见他在那里住地,依旧挂?#20449;?#20570;生活(《碾玉观音》下)。

  (25)有个官?#32781;?#22827;妻两口儿正在家坐地,一个人送封简帖儿来,与他浑家(?#37117;?#24086;和?#23567;?。

  (26)赵宣子齐整穿了朝服要出朝去,看天色尚早,端坐的堂上,十分恭敬(《皇明诏令·武士?#21040;?#24405;》)。

  (27)西门庆?#35328;?#21069;厅坐的(《金瓶梅词话》)。

  (28)在屋里坐的听唱(《金瓶梅词话》)。

  (29)那河边住的塔塔儿一种人(?#23545;?#26397;秘史》卷1)。

  就持续体标记“着”产生的地点来说,应在当时的政治文化?#34892;?mdash;中原地区产生,原因是:以“着”为代表的持续体标记在现代方言里主要分布在北方官话、中原官话、胶辽官话、东北官话、?#23478;?#23448;话等北方区域。由于北方地区自唐?#25105;?#26469;一直是全国的政治文化?#34892;摹?#22240;此,体标记“着”虽然在元以后才逐渐出现,但代表官话语素,加上官话方言是一种整合力较强的语言,所以“着”在近代汉语助词系统内部的调整和规范中胜出,成为元以后持续体标记的书面用字,广泛见于近代白话小说。

  曹广顺认为在唐五代动态助词(即体标记)产生的初期,大多数助词都有相似的发展过程,造成了某些助动词在表示动作获得结果、完成、持续等几种功能上的重合,后来经过调整和规范,恢复了平衡。唐五代动态助词产生初期,表示持续态也许主要是由现代方言?#20889;?#22312;的体标记“到”“起”“住”“紧”“着”等共同担任的,但多个成分担当同一个功能,与语言简明、精密的要求相背离,造成了系统内的不平衡,所以必须进行调整。调整的结果,由于南方所处地理环境的复?#26377;?#21644;封建势力的割据,南方方言往往呈现出两种或三种不同的持续体标记并存的情况,比如说,在湘语区,“哒”“倒”和“起”可能并存;在吴语,除了用动词后面加介词短语的形式表示持续意义以外,一些地方还有使用“仔”或“倒”的情况;在粤语区,“紧”“住”和“倒”可能并存;在客家话中,“紧”和“稳”可能并存、“紧”或“稳”和“倒”可能并存;而由于北方地形的平坦、交通条件的便利和政治?#31995;南?#23545;统一,北方方言的整合力较强,许多地方只用一种持续标记。

  为什么持续体标记“着”在江南没有得到大?#23458;?#24191;呢?

  根据刘晓南和大多数方言学家的观点,历来南方方言的形成是受北方影响,南方方言代表了较早的汉语方言层次,北方方言代表了较新的汉语方言层次。由于持续体标记“到”比“着”产生得早,随着历史上几次规模较大的北方移民南渡长江,先于持续体标记“着”传播到了广大南方地区,显示了汉语方言较早的历史层次,而持续体标记“着”?#20174;?#20102;汉语方言较后的历史层次,是汉语后起的用法。我们可以从以“到”为代表的[t]声母的持续体标记(如“到、得、的、底”)遍布全国现象?#19994;?#36825;一推测的证明。而自元代以后,自北而南的大规模中原移民不再发生,代之以由东至西的移民,南北方言进入了自身内部发展演变时期,现代汉语中出现这种持续体标记分南北?#21335;?#35937;就不足为奇了。

  唐五代—宋朝时期是近代汉语助词体系形成、新助词全面产生、调整并稳定下来的一个重要时期。由于产生时间、地理环境、行政区划、移民先后和方言的影响力等因素的不同,南北方言持续体标记呈现不同分化:北方趋向统一,以持续体标记“着”为主;南方呈现多样,以持续体标记“到”分布最多最广。

  参考?#21335;祝?/strong>

  1.罗自群:“现代汉语方言持续标记的类型”,载《语言研究》2004年第1期。

  2.李 荣主编:《现代汉语方言大词典》(武汉、成都、贵阳、南宁卷),江苏教育出版社1993年版。

  3.李蓝:“大方话中的‘倒’和‘起’”,载《毕节师专学报》1996年第4期。

  4.江蓝生:《近代汉语探源》,商务印书馆2001年版。

  5.石毓?#29301;骸?#27721;语语法化的历程》,北京大学出版社2001年版。

  6.梅祖麟:“汉语方言里虚词‘著’字三种用法的来源”,载《中国语言学报》1988年第3期

  7.何乐士:《史记语法特点研究》,商务印书馆2005年版。

  8.曹广顺:《近代汉语助词》,语文出版社1995年版。

  9.孙锡?#29275;骸?#27721;语历史语法要略》,复旦大学出版社1992年版。

  10.石毓?#29301;骸?#29616;代汉语语法系统的建立》,北京语言大学出版社2003年版。

  11.刘晓南:“中古以来的南北方言试说”,载《湖南师范大学社会科学学报》2003年第4期。

  12.刘 坚:《近代汉语读本》,上海教育出版社2003年版。

  13.刘 进:“汉语语法化理论综述”,载《殷都学刊》2006年第1期。

  14.王 力:《汉语语法史》,商务印书馆2005年版。

相关推荐
爱彩人彩票网app下载
<dl id="gesws"></dl>
<rt id="gesws"></rt>
<rt id="gesws"></rt>
<rt id="gesws"></rt><acronym id="gesws"><optgroup id="gesws"></optgroup></acronym>
<tr id="gesws"></tr>
<acronym id="gesws"><optgroup id="gesws"></optgroup></acronym><rt id="gesws"><small id="gesws"></small></rt>
<rt id="gesws"></rt>
<dl id="gesws"></dl>
<rt id="gesws"></rt>
<rt id="gesws"></rt>
<rt id="gesws"></rt><acronym id="gesws"><optgroup id="gesws"></optgroup></acronym>
<tr id="gesws"></tr>
<acronym id="gesws"><optgroup id="gesws"></optgroup></acronym><rt id="gesws"><small id="gesws"></small></rt>
<rt id="gesws"></rt>
广西快乐双彩基本走 11选5任三 陕西体彩十一选五前三 波克捕鱼老版本水浒传 唱歌一首赚20元软件 天津十一选五推荐号码预测专家 网易彩票40元红包 淘宝半全场不能买 36选7体育彩票走势图 福建36选7规则 7星彩中奖图片 湖南幸运赛车开奖视频直播 福建福建快三走势图 500彩票网幸运飞艇走势图 天天欢乐德州手机版